小城幽篁

慈悲

 十二月的**市就像是一座冰窟窿,寒冷无比,那种如影随形的阴冷的感觉让人对这个季节无比的厌恶。

房间里面没有开灯,许正静静伫立在窗前,眼中没有焦距的看着前面的雪松,右手有点枯黄的食中二指夹着一根香烟,袅袅青烟飘

起,将那张因为没有整理而显得沧桑的脸笼罩着,整个人似乎成了一座雕像。

许正现在内心煎熬着,因为前期公司的过度扩张导致公司的资金链紧绷,随时都有断裂的危险,现在的他就像高空中走钢丝的杂技演

员,一着不慎就有坠落的危险,而结果就是万劫不复。

“或许···········,可以这样?”许正脑海中疯狂的转动着一个想法:卷款私逃,现在是现金为王,只要手上有足够的现

金,那么这世上就没有什么可怕的事情,至于说外面的那些员工,嗯?想到这里许正微微皱眉,作为一个白手起家的老板,现在公司的很

多员工都是从创业初期就一直跟着自己的,要说一点感情都没有骗人的,要是这么抛弃的话似乎····,许正的脸色有些阴晴不定,右

手的烟头在窗栏上狠狠的按了几下,他拿手按着脖子上的领带将他解下,终于觉得松了口气。

“在这个世上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再说我也不是故意要这样,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呀”许正心里转动着这些“奇妙”的想法说服自己,

慢慢的,他那因为胡子没刮显得颓废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如释重负的笑容。“决定了,就这样做”

想到这里,许正狠狠的呼了一口气,他忽然觉得自己呆在一个空间里面时间太长了,他要出去走走,说着拿起钥匙就准备出去。

“咚   咚   咚”,一阵轻轻的敲门声响起。

许正皱了皱眉,转身回到了座位上去。

“进来”

“哒   哒   哒   哒···”

一阵高跟鞋敲击地面的清脆声音响起,进入许正眼帘的,是一位身着黑色职业套装的白领丽人。

许正眼神有些复杂的看着眼前的美女,过了今天她就会成为万千失业队伍中的一员了,想到这里他心中就有点隐隐的刺痛。

“许总,这是需要您审批的文件,请您过目。”丽人在办公桌前站定,把手中的打开的文件递给许正。

“嗯,好”

许正拿起文件没怎么细看就用笔签上了自己的大名,反正过了今天这些东西都将成为一张废纸。

“许总最近要多休息,不要太劳累了。”

看着眼前这个看上去一脸胡子拉渣的男人,成友利觉得自己很替对方现在的生活状况担心。

“谢谢关心,我会注意的。”

许正心里微微一颤,但很快就如常的轻声道。

“恩,那我就先出去工作了。”成又利轻轻点了点头,转身朝门外走去,临到门边,轻轻的把门带上。

许正在成又利走出去时盯着她那袅娜的背影,他知道这个女人喜欢自己,而他也对这个美丽大方,很有知性美的女子深具好感,他觉得她很符合自己心目中妻子的形象,可惜,明天之后,她应该会很恨自己吧?想到自己脑海中出现的有利那带着怨恨的美丽双眸盯着自己,他就觉得自己的心脏一阵抽痛。

不能呼吸了,许正觉得呆在这个办公室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要让自己几乎喘不过气来,他抓起衣服,几乎是逃离了这个办公室。

许正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着,因为寒冷的天气,所以街上没什么人,有的也是深深的裹着大衣然后步履匆匆的离开,仿佛身后跟着一只怪兽。

阴冷的风仿佛是一只恶灵,想要不择手段的进入到衣服里面,许正裹了裹大衣,他决定到不远处的公园里面去看看。

走进公园,满目萧条,在暗沉沉的天空映照下,在呼啸而来,呼啸而去的冷风猛吹之下,那些在春夏给人带给美好感受的树木就像一只只来自地狱的恶魔,张牙舞爪的尽情嘲笑着这个肮脏的世界,地面上被风吹起的残缺的报纸和枯枝败叶仿佛在昭示着什么。

许正觉得身上更冷了,对了还有那里,他突然想起一个地方,他那无神而浑浊的眼中突然爆出一团光芒,他觉得那个地方就好像一个在午夜走路然后被恶灵追了一路然后看到的一盏明灯,让他觉得心里无比的温暖。

他朝前走了十数米,然后往左拐,再走了十数米,再右拐,终于他看到了。

一个衣衫褴褛的脏汉,正将手上的小米撒在地上,而在他周围,是一群羽毛灰黑的鸟儿,

脏汉满是横斜深渠的脸上带着满满的温情,好像天上的大帝在慈爱的俯视着自己的子民,有些鸟儿调皮的跳到他手掌上去啄小米,带起轻微的痒痒感,他不由得笑了,笑容干净的好像是孩童,那么的清澈自然。

看着脏汉那一件脏的看不出本来颜色的棉衣,或许已经不能称之为棉衣了,因为从那棉衣到处的破洞可以看到,里面塞的居然是报纸!看到这里许正忽然深深的羞愧了,对比脏汉,他为自己之前那个想要卷款私逃的想法感到羞愧,两相对比,他是显得多么的罪恶,多么的无耻啊,一个脏汉居然能够把自己所剩无几的小米拿来喂养饿肚子的鸟儿,而自己却···········

想到这里,许正突然觉得自己或许应该换一种处理办法的方式,或许事情并没有他想象的糟糕,但是就算真的那么糟糕,那不也是他应尽的责任么?

许正觉得自己就像被大师醍醐灌顶,脑海中豁然开朗,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去把那些糟心的事情处理掉,不管后果会怎么样,他都要坚持下去,不是么?

回到公司,许正觉得现在心里无比的轻松,透过办公室的玻璃墙看着端坐在办公桌前成又利的美丽身影,他决定今天晚上一定要邀请她共进晚餐。

镜头回到公园,脏汉手上的小米已经所剩无几,而他脸上依然是那仿佛带着入太阳般温暖的笑容,只是不知不觉间似乎带上了一丝阴郁。

“吱···”

伴随着这声惨叫的,是一群鸟儿扑闪着翅膀逃离的声音,它们小小的脑袋里想不通为什么这段时间以来待它们如父如母如友的人怎么会突然的变得如此的冷漠,残忍?

脏汉待手中的鸟儿停止挣扎之后轻轻的摊开满是污渍的手掌,他轻声自语,眼中闪过莫名的光“好久没有尝过肉的滋味了!”


同步自网易博客 (查看原文)

评论

热度(1)